Extreme ways

转瞬间距离正式入职已经不多不少两个月整。

stereotype 的理解逐渐深刻起来,不再去争辩什么看起来简单的东西,因为那很有可能是思维陷阱,很有可能让自己浮在水上,看不清池底来回游走的鱼。尽量提醒自己不去简单地思考和表达,正如不鸟万如一曾在 一天世界会员通讯:建筑为什么 low?(2016.8.1) 里如是写道:

我们必须承认审美是被论述出来的。同样的结构、图像、风景,用不同的文字描述,会形成截然不同的心理认知和情感冲击。这就是我为什么相当反感中文网络上常见的一种化骨水式的论说方式,姑且称之为「不就是」体。这种文体的爱好者喜欢把任何复杂的现象化解成简单而容易下咽的压缩饼干。「不就是形式大于内容嘛」「不就是钱没给够的问题嘛」「网页版 Apple Pay 不就是支付宝嘛」。很多时候它们或许「是」,但并不「就是」。在理性至上精神和对神秘主义的反感驱使下,人们喜欢用总结中心思想的方式把审美驯服成容易理解的样子——往往也就是某种已经被认可了的旧的样子。这是文化保守主义的体现。

两天前的夜里象象和门提起跳槽的事儿,虽然离职本身是没什么可说的个人选择。但其中提及的心路历程让我感同身受:

最近几个月发现其实我对于任何事情都兴趣索然
很多别人以为或者我自己以为喜欢的都没那么热爱
只想着过自己的节能安份

就像还没愈合的伤口,渐渐因为蹉跎而忘记了伤痛,却因为一次不经意地触碰更加疼痛。我仿佛看到了自己那样模糊而不得的思索与困惑,很清晰,但是又触不可及。

我最害怕的
就是失去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喜爱
就是一心想着苟且而不愿再去追逐什么
这样的想法甚至出现的更早一些
因为我发现我所爱的好像没有那么爱
别人追求的东西对我来说也没有多少吸引力

我曾经想,人类无穷的欲望能够支撑其发展,就像我们有了目标,就可以一直为了目标而奋斗而努力,keep curious 是如此地重要,保持对世界的好奇不仅仅是更多可能性的基石,更是自身发展的永动机。所以我担心自己对待世界的好奇心一点一点地减退,然后成为一个看似无所欲求的行尸走肉。

草食男指的是日本社会中,约出生于 1970 年前后,现今年约 30 岁至 44 岁,一个特殊的男性族群。他们的特色是安静、温和、节俭、彬彬有礼,较为消极与悲观,野心较小,没有大的人生目标。他们追求物质与名利的欲望很低,对追求异性、恋爱及性爱的兴趣也不高。专心于自己的个人嗜好,重视与家人相处的时间,不喜欢长时间投入职场工作以提升社会地位,也不积极于投资理财,偏好保守型的储蓄。

常常跟别人打趣说自己是个草食男,却没曾想到自己愈加暗合了这样的状态和心态,身处万千世界时保有的那份对 intensity 的追逐与热情慢慢减弱,更愿意选择所谓地过好每一天,完成好每一件事,仅此而已。这样单调而漫无目的地混吃等死,使我在一天天的郁郁寡欢中度过,尽管生活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无趣——买了很多新东西,学习很多新知识,认识很多新角色,看了很多新电影——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两个月来看过的电影:《大魚海棠》、《惊天大逆转》、《巴霍巴利王》、《爱宠大机密》、《谍影重重 5》、《星际迷航 3》,俨然成了电影院的熟客。驾轻就熟地买一杯饮料,然后不慌不忙地进场,走马观花地看着荧幕上的演员为我演绎一出戏,一出又一出人生的戏,然后一笑了之,笑的戏中人,更笑观戏者。

一个人走在通勤的路上,仔细回味着入职两个月来的生活——就好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人咯吱咯吱地机械运动。从学校到社会,这样的转变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不适应,无非只是换了个环境换了个消耗时间和精力的地方罢了。工作的 范式转换 就好像一个 meme 一样让我一时间找不到接受的方向。我不知道这样的所谓「职场转型」算不算成功,我也并不那么在乎,毕竟大道理人人都懂,更多的只是实践和执行力的偏差。

不过在激情减退的同时,还是有些许的欣慰并存。那些突如其来的小确幸总能让我重新认真审视和面对眼前的茫然和不知所措。母上当然还是那样关心我的生活和工作,虽然不常联系,但是每次都能说很多,我尽可能地让她明白我的生活状态,希望不要因为自己刚步入职场、生活独立而让父母为此担心。时不时会想念起家乡的小吃,回想起每次放假回家,我都会按照自己列出的清单一样一样地去吃个遍。忘了是谁曾说我特别喜欢吃小吃,第一次听到这说法的时候我有所迟疑,因为觉得自己并算不上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吃货」,不过后来认真想想,我对吃的追求,并不仅仅停在喂饱生命,还有一丝「美食」的想法,纵然自己吃的不多,有这样一颗吃货的心也算是对生活的追求。在家里试着自己动手做饭,然后以此视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体验,不管酸甜苦辣,I can control it and I can’t control it sometimes. 生活里的事情,好像从很简单的事情就能领悟道理。

运动量的减少虽然没有直观反映在体重变化上,但是心里对身体健康的重视却与日俱增,健康的生活方式,健康的饮食搭配,健康的作息规律,都是 看着容易但难于驾驭的小事。更不用谈自己信誓旦旦要每周跑步几次的自我承诺。如果自身执行力难以达到,自身执行力容易被外部环境干扰,那就顺应这个法则,用更多的外部条件去介入,去影响自己好了。花钱健身总比花钱看病要值得的多,这样也符合我对身体投资的理念。

深圳是个年轻的城市,充满活力的城市。街道上行走的人以年轻人居多,很少看到老年人出行。几年前港澳游路过深圳的时候,并未想过自己会在这个城市落脚,更没有想过在这里工作和生活。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坐在公交的后排座位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和窗外的不住往后的光景,慢慢感受这个城市的节奏和人文气息。从公交上下来的时候,雨还没停,一直不喜欢打伞,多半是觉得麻烦,不巧没带伞,索性就淋着雨大步向前走去,生命的路或许也像这样有风风雨雨,你觉得它是事儿的时候,多半会一脚陷进泥泞或者被溅起积水弄湿裤脚,抑或为了系紧松散的鞋带而停下脚步,最终拖慢了自己的步伐。你还有可能并不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小打小闹,尽管会因为这样的 tricks 耽误一时半会儿,但是并不妨碍你走向目标的意志。就好像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去实践、去完成。重要的是那颗坚持不懈的初心,你有没有为了靠近目标而无视风雨,有没有为了自己的许诺而坚持宝贵的契约精神,自己对自己的许诺变得如此举足轻重。

做成事情的重点是策略和坚持,而坚持就是最重要的策略。越来越觉得,无论是编程、雕刻还是建筑,都是技术加艺术的结晶,天赋固然重要,但刻苦练习也是不可或缺的。想要做成事情,不把手弄『脏』是不可能的。

对后端开发的心态不是那样热情,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想要走的前端路没有达成,除此以外或许是觉得后端开发特别是 PHP 的社区氛围不是那样优秀,我当然不能夸夸其谈,在自己还什么都不会的时候对 世界上最好的编程语言 品头论足,我要做的更多是去学习和探索,在有限的时间内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每天下班的身心疲惫慢慢成为了我的日常,不过在心底里,我依旧心存一丝对技术的渴求。曾听闻过一个开发者,每天下班回家不管有多少事,都还要认真看两个小时的书学习技术。这样不惜弄「脏」双手的积累,无可厚非地给他带来了不菲的回报。前端的发展愈加专业化,我有一种隐隐的预感,如果不能在两年内搭上这趟班车,也许以后再想转型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亲爱的自己,你是不是应该从现在开始逃离你的舒适圈?不然,你可能就再没有选择的机会了。

Extreme ways are back again
Extreme places I didn’t know
Everything that I’d owned
Extreme ways I know,
will part the colors of my sea
Perfect color me

拉拉杂杂写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再次看到这些文字的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初心,不要忘了自己的思索,不要忘了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自己。